2006-08-25

Mistake


一個肢障老頭在車卡裡邊行邊討錢。那是瘋狂的現實世界(但更瘋狂的是不准遊蕩不准行乞不准擺賣不准飲食不准...)。文化差距讓演員只有步入瘋人院。韓國演者要求角色的仔細形造與場景的合理性。日本演者善於表現內心的狀態。我只想每個人都能表達與呈現,那是我的底線。語言本身從來就是交流的最大障礙,惟有身動才能越過巴別塔。我知你很累,但甚麼叫做太尊重個人?而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麼?甚麼是民眾?誰是民眾?我們都不可以自以為可以代表民眾說話!藝術家只能很渺小。要麼就拉民眾來做自己的戲!讓每個個人醒覺,作自己的選擇,說自己說的話!我們自己就是第一群民眾,連這裡的個人也不被重視的話,還談甚麼民眾戲劇?

1 Comments:

Anonymous 苹果 said...

願聞其詳...

7:26 下午  

發佈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